侦探社物语 - 插插插综合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>> 激情文学 >>> 侦探社物语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496bb.com 加入收藏夹!





“唉呀!不要嘛!人家要你先去洗澡。”女人娇嗔道。


“好好好,我去洗,你要等我喔!”说完男人走进浴室。


这是在某家汽车旅馆的房间里,宁静的午后。


男人洗完澡出来了,女人也换上了薄纱睡衣,没穿内衣也没穿内裤,胸前若隐若现,耻毛也依稀可见,男人于是迫不及待的脱下浴巾,一把抱起女人,将她压在墙边。


“嗯…嗯….你要做什么嘛!好粗鲁喔!”女人一边娇喘着一边说。


“除了干你,我还能干什么呢?”男人的手一把扯破女人的薄纱睡衣,迫不及待地把嘴凑进她高挺白嫩的双峰,发出“滋滋”吸吮的声音,一只手握着另一只乳房,不停的搓揉着,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往下游移,探进女人神秘的洞穴。


“嗯..啊…好舒服..嗯…啊…”


女人开始轻轻地呻吟了起来。男人的手仍继续在黑森林里游移,小腹下那根肉棒也开始硬了起来,深深抵住女人的腹部。


“嗯…人家好想要。”女人媚眼迷濛地轻吟着。


“想要什么?”男人更用力地抚弄着女人的阴核。


“快点嘛!人家…人家..喔…好爽!”


“快点什么?说出来,说出来我的老二会让你更爽。”


“人家想要你的老二插进人家的穴嘛!快搞我!快干我!我好想被你干,搞死我吧!”


女人说着便抓住男人的阴茎,对着阴穴插去。


“你这个淫妇,想要我的大老二是吗?”男人说着抬起女人的腿,开始抽插了起来。


“喔..喔..嗯..真的好爽..”女人全身颤抖,跟着男人抽插的律动起伏着。


“我的老二厉不厉害?棒不棒?”男人加速抽动着,手也不忘蹂躏着女人的双峰。


“嗯..好棒、好厉害,干得小妹妹好爽。”


“想不想要更爽的?”


“要…要..要更爽的…嗯….”


于是男人要女人趴下,男人骑在女人身上,用力抽插着,女人腿也越张越开。


“有没有更爽?”


“爽…更爽了…搞的小妹妹好爽,我快爽死了…”女人说完一阵颤抖,男人也在此时射出浊热的精液。


躲在暗处里的两个人,也看得目瞪口呆。


“李大哥、李大哥…你怎么了?”小彗碰了一下李健群的大腿。


“干嘛!”李健群被小彗的举动吓了一跳。


“我看你都看呆了,还说要一个人来呢!”小彗指指手上的摄影机


“幸好我坚持要跟来,不然我看你都要忘记自己要录些什么了,搞砸了这个case,怎么跟何太太交待,真是的你,还陶醉其中呢!”小彗嘟着一张嘴说。


一直到走出汽车旅馆,小彗还在生着气。


“对不起嘛!我又不是故意的,第一次接这种case,下次不会了。”


健群向小彗解释着,他没说的是,刚才小彗手接触到他的大腿时,那一瞬间他的反应….


健群和小彗既不是兄妹,也不是情人,其实健群的父母和小彗的父母是很要好的朋友,在小彗8岁,也就是健群15岁那一年,小彗的父母有事要出国,不方便带小彗一起去,就把小彗托给健群家几天,没想到飞机失事,小彗的父母全部罹难,于是小彗就一直住在健群家了,一直到现在,小彗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,全家人都很疼她,尤其是健群。


健群是资讯科系毕业,原先在电脑公司任职,前景颇被看好,但他厌倦了职场的你争我夺,于是拿了一些积蓄,开了一家侦探社,离小彗的学校很近,所以就搬去和他一起住,有空的时候就帮帮他。


健群一直都对侦探推理很有兴趣,抱着崇高的理想开了这家侦探社,没想到上门的都是一些抓奸的案子,跟他心目中“伟大的案子”差太远,原先他不愿意接的,在小彗的劝告下,才勉强接了今天的case,因为这几个月来,收支一直呈负成长。


“李大哥,我回来了。”小彗边说边把自己“丢”到健群怀里。


“好了、好了,这么大的人,跟个孩子似的。”健群的责备有着满满的甜蜜。


“何太太的case怎么样了?”小彗由健群怀中抬起头问。


“今天已经把带子交给她了,她很满意的付了钱了。”


说着拿出一个看起来颇厚的信封袋,交给小彗“请你帮我保管了。”侦探社的帐目一向由小彗管理,因为健群不太有金钱概念。


“李大哥,我们拿出一点钱,晚上去吃饭看电影好吗?”小彗兴奋地说。


“不行,今天慧雯说要过来,你约同学去好了。”


“又是她,你说,我和她谁重要?”小彗赌气地说。


“这不能比的嘛!”事实上,不用比健群也知道,小彗在他心目中胜过一切,只是纵使没有血缘关系,父母已收养了小彗,毕竟他们还是兄妹啊!


慧雯是健群的女友,说实在的,一直都是慧雯主动,健群是不太积极的。此时,慧雯正从外面走进来,“健群,恭喜你啊!完成这个case,我们怎们庆祝?”说完斜眼瞪了小彗一眼,当然没让健群看见,小彗转身便走。健群要去追,却被慧雯拦住。


“健群,我带了录影带来,我们来看好不好。”说着便将带子放进录放影机中,拉着健群坐下来。


影片一开始便是一对男女在交媾,男的两手握住女人的乳房,拼命在女人身上蠕动着,很用力的抽插,女的则不断呻吟,慧雯和健群看了,忍不住春心大动,而慧雯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到健群的拉链上,拉开健群的拉链,掏出那根已经发硬的肉棒,用手抚弄着,并且蹲下身去,开始舔弄着健群的大肉棒。


健群只觉得下腹胀的难受,拼命抓着慧雯的头前后摆动,终于忍不住泄了,精液喷进慧雯嘴里。


慧雯舔了舔嘴唇,说道:“你可舒服了,但是我还没爽到呢!”


“没关系,我让你爽。”


“是吗?那证明给我看,我胸口觉得好闷好胀呢!你来替我检查一下。”说着便拉着健群的手往自己的胸口摸。


“你这个臭婊子,竟然不穿内衣,想勾引谁啊?”健群用力揉捏着慧雯的乳房,没穿内衣的慧雯,令他更加亢奋。


“还能勾引谁呢?不就是勾引你这个野男人吗?嗯..嗯.”


慧雯边说边呻吟。健群也把手探到更神秘的地带,他拉起慧雯的短裙。


天啊!她竟然连内裤也没穿,直接露出肥美的阴部和一大丛耻毛,健群用手慢慢搓揉她的小阴核,流出一大堆淫水。


慧雯娇哼着:“人家已经好湿好湿了,快把你的大肉棒插进来嘛!”


“好湿好湿了吗?我来替你舔一舔。”说着健群便猛舔着慧雯的小阴核,淫液却越流越多,发出“悉悉酥酥”的声音。


“啊….啊…喔..喔…爽死了,我好想要…”


慧雯拼命把健群的头压向自己的小穴,叫声也越来越浪。健群知道是时候了,于是把慧雯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,肉棒对准了小穴插进去。


“嗯..喔..再用力点,群….”慧雯浪叫着,“对,就是那样,好爽…”


“臭婊子,看老子怎么让你爽..”


健群越来越兴奋,动作也越来越用力,越来越快,终于到达颠峰,两个人同时高潮,健群射出白色的精液…


慧雯走了之后,健群回到楼上自己房间,竟发现隔壁小彗房间的灯亮着,难道她已经回来了吗?


健群过去敲小彗房间的门:“小彗,回来了吗?”


没人应。


“小彗..”健群再叫,正准备把门打开时,门突然开了,果然是小彗。


“有事吗?”小彗一脸没好气。


“你没去玩吗?”


“我看到了喔!”小彗突然一脸神秘的说。


“什么??”健群一脸狐疑。


“你和彗雯在一起..”


“……”健群无言以对。


“做那种事很有趣吗?如果是的话,也让我…”话没说完,就被健群打断:“小孩子不要管太多,早点睡。”


浴室里传来小彗洗澡的声音,健群始终无法阖上眼睛,小彗刚才说的“ 做那种事很有趣吗?如果是的话,也让我…”始终回荡着,为什么不让她说完呢?不行,我不能再想了…


“啊!!!李大哥,你快来!”浴室里突然传出小彗的惊叫声,健群想也没想的,便冲进浴室,小彗身上裹着浴巾,扑进他的怀里。


“怎么了?”拥着怀里的软玉温香,健群温柔地问。


“刚刚…刚刚有一只老鼠,好大一只,我好怕。”


“别怕,没事了。”


“哈啾!”小彗打了一个大喷嚏,健群正想叫她赶快穿上衣服时,没想到小彗裹着的浴巾应声而落。


现在的小彗,是全身赤裸地依在健群怀里,健群连忙要捡起浴巾,却被小彗阻止了。


“不要,李大哥,就一直这样子好吗?”


“可是..”


“好温暖,在你的怀里就够温暖了。”


“这样不好,我们..”健群犹疑着。


“我一直都爱着李大哥,每次看到你和慧雯一起,我都好难过,我想成为你的女人,我想要..”说着便把唇凑近健群。


此时健群再也无法忍耐了,他抱着小彗狂吻了起来,怀里拥着珠圆玉润的小彗,感觉全身都热了起来。


他吻着小彗的唇、小彗的脸颊、颈子、和小彗白皙高耸的乳房,而小彗也热烈地回应着。


她急着解开健群的衣扣、拉链,露出健群强壮的身体,直到他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内裤裹着蠢蠢欲动的阳具。


“健群哥,你用什么东西热热的抵着我好痛喔!”


“是男人的宝贝,对不起,弄痛你了。”


“是可以让我变成女人的宝贝吗?热热的、硬硬的,小彗好喜欢呢!”小彗边说边把手伸进健群的内裤里,用手握住了那根早已发热发硬的阳具,健群不由得呻吟了一下。


“健群哥,这样子你不舒服吗?”小彗怕自己弄痛了他。


“不,不会,就是太舒服了,所以,喔…”


健群呻吟的同时也把手伸进小彗的秘密花园里,发现那里的花蜜早已泛滥成灾。


“小彗已经那么湿了,喜欢哥哥的宝贝是吗?哥哥也好喜欢小彗的蜜穴呢!”


“哥..喔..嗯..你摸得小彗好舒服。”小彗已经陶醉其中,说话都带着媚态。


“哥也好舒服呢!哥想这样搞你想很久了,哥会让你更舒服的。”


健群加重了手的力量,搓揉着小彗的蜜穴。


“嗯..嗯..嗯..哥,你好厉害,小彗的魂都飞了。”


“让你尝尝更厉害的。”


健群要小彗躺在浴室地板上,自己则反方向跪坐在小彗身上。小彗还搞不清楚他要做什么的时候,健群已俯下身去,舔弄着小彗的蜜穴,吸吮着丰美的蜜汁。


“哥,你好坏喔!”


“铃…铃..”电话铃突然响起,打断满室春意,也打醒了健群。


(不行,她毕竟算是我妹妹啊)健群心里这样想,他马上起身穿上衣服。


“哥、哥,你怎么了?”小彗一阵错愕。


“小彗,对不起,纵使没有血缘关系,我们是名义上的兄妹,这样是不对的。”


“哥…”


健群整夜无法阖眼,他心里不断浮现小彗纯洁美丽的脸孔、珠圆玉润的身子,为什么他要放弃,小彗那么不顾一切地爱他,他也一心一意爱着小彗,为什么要退缩,小彗最后叫的那声“哥…”听起来多么惹人怜爱…..一直到天微露白,健群才勉强睡着。


是谁在哭?健群耳边听到隐隐的啜泣声,睁开眼睛一看,小彗穿着睡衣,坐在他的床边轻轻啜泣着。


“小彗,怎么了?”健群看到小彗无语低泣,心中不由得一阵心疼。


“健群哥,我不想当你妹妹,我只想成为健群哥的女人,永远跟你在一起。”


小彗说着钻进健群被窝里,身子贴着全身上下仅着内裤的健群。


“我明白了,别哭了。”


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,健群用力拥住小彗颤抖的身躯,吻着小彗的唇,手也不规矩地在小彗全身上下游移着,小彗则揽着健群的脖子,热烈回应他的爱抚。


小彗穿了一件细肩带的睡衣,健群拉下肩带,睡衣便轻轻滑落,小彗仅余内衣和内裤在身上,健群先是隔着内衣抚摸着小彗丰满的胸部。


直到忍不住了,便一把扯下内衣,用嘴轮流吸吮着两边粉红色的乳头,两颗粉红色的乳头在健群蹂躏之下,纷纷挺立起来。健群的手也悄悄伸进小彗的内裤里,抚弄着粉红色的花瓣,小彗忍不住呻吟出声。


“嗯..哥,把我的小裤脱下来搞吧,这样不过瘾。”


健群依言把小彗的内裤脱下,并用一根手指头伸进小彗的阴道里抽插着。


“喔..哥,好痛。”小彗还不能习惯这样的抽插。


“别怕,彗,第一次都会痛的,哥先用手指插你,等一下等哥用老二插你时就会很爽了。”


健群开始用两根手指插进小彗的阴道。


“喔..喔..哥..”


“彗,还痛吗?我还是停好了。”健群说着便要把手指伸出。


“哥..别..小彗正舒服呢!哥快插彗的穴。”小彗怕健群不插她了,很自然地把臀部抬高,留住健群的手指。


“彗,这样还不够爽,哥让你再爽一点。”健群又加了一根手指,开始用三根手指抽插小彗。


“哥..嗯.嗯..好爽,好舒服,原来做这种事这么舒服,小彗以后每天都要做。”


“彗..以后哥每天干你,让你爽,喔,小彗的蜜汁好淫、好美。”健群把沾满淫液的手指,放进嘴里享用。


“哥..以后小彗每天都要给哥干,喔..嗯..再用力一点。”


“彗,想不想尝尝哥的香肠?”


“香肠?”


“是啊,很大很长的大香肠喔!”


健群脱掉内裤,露出早已昂昂而立的老二,小彗立刻会意,温顺的用嘴含住。舌头舔弄着健群粗长火热的阳具,弄得健群呻吟连连,终于忍不住起身把小彗压在下面。


“彗,哥要把老二插进去你的小穴里,怕不怕?”


“哥,人家等了好久了,哥快用你的老二让彗爽吧!”


小彗说着把健群发热发胀的阳具放进自己的阴道里,健群便毫不犹豫地插入了。


“哥..痛..喔..好爽。”


过了那道薄膜之后,小彗开始尝到性交的快感。


“哥也好爽,彗的嫩穴好紧,把哥的老二包的好紧,哥插得好爽。”


健群说完拿起枕头,垫在小彗屁股下。


“哥,做什么?”


“干你这个小淫妇,这样可以让你更爽。”


健群更用力快速地抽插。


“真的,好爽,妹快不行了,妹快死掉了。”说完全身颤抖。


健群知道时候到了,于是把精液一股脑射进小慧的子宫里,小彗只觉得全身灼热,一股暖流通过下体,一种奇妙的感觉几致虚脱…


一年后,他们很顺利地结了婚,你以为故事就此结束吗?


吃完晚饭,小彗在厨房洗碗,健群蹑手蹑脚地凑过去,在小彗身后一把抱住她。


“干什么!你这个人好坏。”


小彗娇嗔地说。


“你知不知道动物发情的时候怎么办?”


健群把小彗抱坐在流理台上问她。


“我怎么会知道,快放人家下来。”


小彗嘟着嘴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。


“动物发情的时候会发出气味互相吸引,然后就会交配..”


“那又怎么样?”


“所以我也是被你的气味引来的..”健群笑着说。


“讨厌,你说我发情,你才..”


还没说完,嘴已被健群封住了。小彗坐在流理台上,一双美腿慢慢张开。健群一手伸进小彗内衣里,然后拉起小彗的裙子,扯下内裤,把手伸进小彗湿润的小穴里,把淫液均匀涂抹四周,也抹了一些在自己的老二上,便将大肉棒插进小彗的嫩穴,快速地动作着。


“群,你好厉害,把彗干得好爽。”


小彗已是媚眼生波,淫声浪语了。健群把小彗抱下来,要她趴在流理台上,自己从背后插入小彗的阴道。


“嗯….群哥..好棒..喔..”


小彗叫得更加淫荡,也使得健群干得更起劲,最后,两人同时达到高潮。


你觉得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吗?


“唉呀!不要嘛!人家要你先去洗澡。”女人娇嗔道。


“好好好,我去洗,你要等我喔!”说完男人走进浴室。


这是在某家汽车旅馆的房间里,宁静的午后。


男人洗完澡出来了,女人也换上了薄纱睡衣,没穿内衣也没穿内裤,胸前若隐若现,耻毛也依稀可见,男人于是迫不及待的脱下浴巾,一把抱起女人,将她压在墙边。


“嗯…嗯….你要做什么嘛!好粗鲁喔!”女人一边娇喘着一边说。


“除了干你,我还能干什么呢?”男人的手一把扯破女人的薄纱睡衣,迫不及待地把嘴凑进她高挺白嫩的双峰,发出“滋滋”吸吮的声音,一只手握着另一只乳房,不停的搓揉着,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往下游移,探进女人神秘的洞穴。


“嗯..啊…好舒服..嗯…啊…”


女人开始轻轻地呻吟了起来。男人的手仍继续在黑森林里游移,小腹下那根肉棒也开始硬了起来,深深抵住女人的腹部。


“嗯…人家好想要。”女人媚眼迷濛地轻吟着。


“想要什么?”男人更用力地抚弄着女人的阴核。


“快点嘛!人家…人家..喔…好爽!”


“快点什么?说出来,说出来我的老二会让你更爽。”


“人家想要你的老二插进人家的穴嘛!快搞我!快干我!我好想被你干,搞死我吧!”


女人说着便抓住男人的阴茎,对着阴穴插去。


“你这个淫妇,想要我的大老二是吗?”男人说着抬起女人的腿,开始抽插了起来。


“喔..喔..嗯..真的好爽..”女人全身颤抖,跟着男人抽插的律动起伏着。


“我的老二厉不厉害?棒不棒?”男人加速抽动着,手也不忘蹂躏着女人的双峰。


“嗯..好棒、好厉害,干得小妹妹好爽。”


“想不想要更爽的?”


“要…要..要更爽的…嗯….”


于是男人要女人趴下,男人骑在女人身上,用力抽插着,女人腿也越张越开。


“有没有更爽?”


“爽…更爽了…搞的小妹妹好爽,我快爽死了…”女人说完一阵颤抖,男人也在此时射出浊热的精液。


躲在暗处里的两个人,也看得目瞪口呆。


“李大哥、李大哥…你怎么了?”小彗碰了一下李健群的大腿。


“干嘛!”李健群被小彗的举动吓了一跳。


“我看你都看呆了,还说要一个人来呢!”小彗指指手上的摄影机


“幸好我坚持要跟来,不然我看你都要忘记自己要录些什么了,搞砸了这个case,怎么跟何太太交待,真是的你,还陶醉其中呢!”小彗嘟着一张嘴说。


一直到走出汽车旅馆,小彗还在生着气。


“对不起嘛!我又不是故意的,第一次接这种case,下次不会了。”


健群向小彗解释着,他没说的是,刚才小彗手接触到他的大腿时,那一瞬间他的反应….


健群和小彗既不是兄妹,也不是情人,其实健群的父母和小彗的父母是很要好的朋友,在小彗8岁,也就是健群15岁那一年,小彗的父母有事要出国,不方便带小彗一起去,就把小彗托给健群家几天,没想到飞机失事,小彗的父母全部罹难,于是小彗就一直住在健群家了,一直到现在,小彗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,全家人都很疼她,尤其是健群。


健群是资讯科系毕业,原先在电脑公司任职,前景颇被看好,但他厌倦了职场的你争我夺,于是拿了一些积蓄,开了一家侦探社,离小彗的学校很近,所以就搬去和他一起住,有空的时候就帮帮他。


健群一直都对侦探推理很有兴趣,抱着崇高的理想开了这家侦探社,没想到上门的都是一些抓奸的案子,跟他心目中“伟大的案子”差太远,原先他不愿意接的,在小彗的劝告下,才勉强接了今天的case,因为这几个月来,收支一直呈负成长。


“李大哥,我回来了。”小彗边说边把自己“丢”到健群怀里。


“好了、好了,这么大的人,跟个孩子似的。”健群的责备有着满满的甜蜜。


“何太太的case怎么样了?”小彗由健群怀中抬起头问。


“今天已经把带子交给她了,她很满意的付了钱了。”


说着拿出一个看起来颇厚的信封袋,交给小彗“请你帮我保管了。”侦探社的帐目一向由小彗管理,因为健群不太有金钱概念。


“李大哥,我们拿出一点钱,晚上去吃饭看电影好吗?”小彗兴奋地说。


“不行,今天慧雯说要过来,你约同学去好了。”


“又是她,你说,我和她谁重要?”小彗赌气地说。


“这不能比的嘛!”事实上,不用比健群也知道,小彗在他心目中胜过一切,只是纵使没有血缘关系,父母已收养了小彗,毕竟他们还是兄妹啊!


慧雯是健群的女友,说实在的,一直都是慧雯主动,健群是不太积极的。此时,慧雯正从外面走进来,“健群,恭喜你啊!完成这个case,我们怎们庆祝?”说完斜眼瞪了小彗一眼,当然没让健群看见,小彗转身便走。健群要去追,却被慧雯拦住。


“健群,我带了录影带来,我们来看好不好。”说着便将带子放进录放影机中,拉着健群坐下来。


影片一开始便是一对男女在交媾,男的两手握住女人的乳房,拼命在女人身上蠕动着,很用力的抽插,女的则不断呻吟,慧雯和健群看了,忍不住春心大动,而慧雯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到健群的拉链上,拉开健群的拉链,掏出那根已经发硬的肉棒,用手抚弄着,并且蹲下身去,开始舔弄着健群的大肉棒。


健群只觉得下腹胀的难受,拼命抓着慧雯的头前后摆动,终于忍不住泄了,精液喷进慧雯嘴里。


慧雯舔了舔嘴唇,说道:“你可舒服了,但是我还没爽到呢!”


“没关系,我让你爽。”


“是吗?那证明给我看,我胸口觉得好闷好胀呢!你来替我检查一下。”说着便拉着健群的手往自己的胸口摸。


“你这个臭婊子,竟然不穿内衣,想勾引谁啊?”健群用力揉捏着慧雯的乳房,没穿内衣的慧雯,令他更加亢奋。


“还能勾引谁呢?不就是勾引你这个野男人吗?嗯..嗯.”


慧雯边说边呻吟。健群也把手探到更神秘的地带,他拉起慧雯的短裙。


天啊!她竟然连内裤也没穿,直接露出肥美的阴部和一大丛耻毛,健群用手慢慢搓揉她的小阴核,流出一大堆淫水。


慧雯娇哼着:“人家已经好湿好湿了,快把你的大肉棒插进来嘛!”


“好湿好湿了吗?我来替你舔一舔。”说着健群便猛舔着慧雯的小阴核,淫液却越流越多,发出“悉悉酥酥”的声音。


“啊….啊…喔..喔…爽死了,我好想要…”


慧雯拼命把健群的头压向自己的小穴,叫声也越来越浪。健群知道是时候了,于是把慧雯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,肉棒对准了小穴插进去。


“嗯..喔..再用力点,群….”慧雯浪叫着,“对,就是那样,好爽…”


“臭婊子,看老子怎么让你爽..”


健群越来越兴奋,动作也越来越用力,越来越快,终于到达颠峰,两个人同时高潮,健群射出白色的精液…


慧雯走了之后,健群回到楼上自己房间,竟发现隔壁小彗房间的灯亮着,难道她已经回来了吗?


健群过去敲小彗房间的门:“小彗,回来了吗?”


没人应。


“小彗..”健群再叫,正准备把门打开时,门突然开了,果然是小彗。


“有事吗?”小彗一脸没好气。


“你没去玩吗?”


“我看到了喔!”小彗突然一脸神秘的说。


“什么??”健群一脸狐疑。


“你和彗雯在一起..”


“……”健群无言以对。


“做那种事很有趣吗?如果是的话,也让我…”话没说完,就被健群打断:“小孩子不要管太多,早点睡。”


浴室里传来小彗洗澡的声音,健群始终无法阖上眼睛,小彗刚才说的“ 做那种事很有趣吗?如果是的话,也让我…”始终回荡着,为什么不让她说完呢?不行,我不能再想了…


“啊!!!李大哥,你快来!”浴室里突然传出小彗的惊叫声,健群想也没想的,便冲进浴室,小彗身上裹着浴巾,扑进他的怀里。


“怎么了?”拥着怀里的软玉温香,健群温柔地问。


“刚刚…刚刚有一只老鼠,好大一只,我好怕。”


“别怕,没事了。”


“哈啾!”小彗打了一个大喷嚏,健群正想叫她赶快穿上衣服时,没想到小彗裹着的浴巾应声而落。


现在的小彗,是全身赤裸地依在健群怀里,健群连忙要捡起浴巾,却被小彗阻止了。


“不要,李大哥,就一直这样子好吗?”


“可是..”


“好温暖,在你的怀里就够温暖了。”


“这样不好,我们..”健群犹疑着。


“我一直都爱着李大哥,每次看到你和慧雯一起,我都好难过,我想成为你的女人,我想要..”说着便把唇凑近健群。


此时健群再也无法忍耐了,他抱着小彗狂吻了起来,怀里拥着珠圆玉润的小彗,感觉全身都热了起来。


他吻着小彗的唇、小彗的脸颊、颈子、和小彗白皙高耸的乳房,而小彗也热烈地回应着。


她急着解开健群的衣扣、拉链,露出健群强壮的身体,直到他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内裤裹着蠢蠢欲动的阳具。


“健群哥,你用什么东西热热的抵着我好痛喔!”


“是男人的宝贝,对不起,弄痛你了。”


“是可以让我变成女人的宝贝吗?热热的、硬硬的,小彗好喜欢呢!”小彗边说边把手伸进健群的内裤里,用手握住了那根早已发热发硬的阳具,健群不由得呻吟了一下。


“健群哥,这样子你不舒服吗?”小彗怕自己弄痛了他。


“不,不会,就是太舒服了,所以,喔…”


健群呻吟的同时也把手伸进小彗的秘密花园里,发现那里的花蜜早已泛滥成灾。


“小彗已经那么湿了,喜欢哥哥的宝贝是吗?哥哥也好喜欢小彗的蜜穴呢!”


“哥..喔..嗯..你摸得小彗好舒服。”小彗已经陶醉其中,说话都带着媚态。


“哥也好舒服呢!哥想这样搞你想很久了,哥会让你更舒服的。”


健群加重了手的力量,搓揉着小彗的蜜穴。


“嗯..嗯..嗯..哥,你好厉害,小彗的魂都飞了。”


“让你尝尝更厉害的。”


健群要小彗躺在浴室地板上,自己则反方向跪坐在小彗身上。小彗还搞不清楚他要做什么的时候,健群已俯下身去,舔弄着小彗的蜜穴,吸吮着丰美的蜜汁。


“哥,你好坏喔!”


“铃…铃..”电话铃突然响起,打断满室春意,也打醒了健群。


(不行,她毕竟算是我妹妹啊)健群心里这样想,他马上起身穿上衣服。


“哥、哥,你怎么了?”小彗一阵错愕。


“小彗,对不起,纵使没有血缘关系,我们是名义上的兄妹,这样是不对的。”


“哥…”


健群整夜无法阖眼,他心里不断浮现小彗纯洁美丽的脸孔、珠圆玉润的身子,为什么他要放弃,小彗那么不顾一切地爱他,他也一心一意爱着小彗,为什么要退缩,小彗最后叫的那声“哥…”听起来多么惹人怜爱…..一直到天微露白,健群才勉强睡着。


是谁在哭?健群耳边听到隐隐的啜泣声,睁开眼睛一看,小彗穿着睡衣,坐在他的床边轻轻啜泣着。


“小彗,怎么了?”健群看到小彗无语低泣,心中不由得一阵心疼。


“健群哥,我不想当你妹妹,我只想成为健群哥的女人,永远跟你在一起。”


小彗说着钻进健群被窝里,身子贴着全身上下仅着内裤的健群。


“我明白了,别哭了。”


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,健群用力拥住小彗颤抖的身躯,吻着小彗的唇,手也不规矩地在小彗全身上下游移着,小彗则揽着健群的脖子,热烈回应他的爱抚。


小彗穿了一件细肩带的睡衣,健群拉下肩带,睡衣便轻轻滑落,小彗仅余内衣和内裤在身上,健群先是隔着内衣抚摸着小彗丰满的胸部。


直到忍不住了,便一把扯下内衣,用嘴轮流吸吮着两边粉红色的乳头,两颗粉红色的乳头在健群蹂躏之下,纷纷挺立起来。健群的手也悄悄伸进小彗的内裤里,抚弄着粉红色的花瓣,小彗忍不住呻吟出声。


“嗯..哥,把我的小裤脱下来搞吧,这样不过瘾。”


健群依言把小彗的内裤脱下,并用一根手指头伸进小彗的阴道里抽插着。


“喔..哥,好痛。”小彗还不能习惯这样的抽插。


“别怕,彗,第一次都会痛的,哥先用手指插你,等一下等哥用老二插你时就会很爽了。”


健群开始用两根手指插进小彗的阴道。


“喔..喔..哥..”


“彗,还痛吗?我还是停好了。”健群说着便要把手指伸出。


“哥..别..小彗正舒服呢!哥快插彗的穴。”小彗怕健群不插她了,很自然地把臀部抬高,留住健群的手指。


“彗,这样还不够爽,哥让你再爽一点。”健群又加了一根手指,开始用三根手指抽插小彗。


“哥..嗯.嗯..好爽,好舒服,原来做这种事这么舒服,小彗以后每天都要做。”


“彗..以后哥每天干你,让你爽,喔,小彗的蜜汁好淫、好美。”健群把沾满淫液的手指,放进嘴里享用。


“哥..以后小彗每天都要给哥干,喔..嗯..再用力一点。”


“彗,想不想尝尝哥的香肠?”


“香肠?”


“是啊,很大很长的大香肠喔!”


健群脱掉内裤,露出早已昂昂而立的老二,小彗立刻会意,温顺的用嘴含住。舌头舔弄着健群粗长火热的阳具,弄得健群呻吟连连,终于忍不住起身把小彗压在下面。


“彗,哥要把老二插进去你的小穴里,怕不怕?”


“哥,人家等了好久了,哥快用你的老二让彗爽吧!”


小彗说着把健群发热发胀的阳具放进自己的阴道里,健群便毫不犹豫地插入了。


“哥..痛..喔..好爽。”


过了那道薄膜之后,小彗开始尝到性交的快感。


“哥也好爽,彗的嫩穴好紧,把哥的老二包的好紧,哥插得好爽。”


健群说完拿起枕头,垫在小彗屁股下。


“哥,做什么?”


“干你这个小淫妇,这样可以让你更爽。”


健群更用力快速地抽插。


“真的,好爽,妹快不行了,妹快死掉了。”说完全身颤抖。


健群知道时候到了,于是把精液一股脑射进小慧的子宫里,小彗只觉得全身灼热,一股暖流通过下体,一种奇妙的感觉几致虚脱…


一年后,他们很顺利地结了婚,你以为故事就此结束吗?


吃完晚饭,小彗在厨房洗碗,健群蹑手蹑脚地凑过去,在小彗身后一把抱住她。


“干什么!你这个人好坏。”


小彗娇嗔地说。


“你知不知道动物发情的时候怎么办?”


健群把小彗抱坐在流理台上问她。


“我怎么会知道,快放人家下来。”


小彗嘟着嘴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。


“动物发情的时候会发出气味互相吸引,然后就会交配..”


“那又怎么样?”


“所以我也是被你的气味引来的..”健群笑着说。


“讨厌,你说我发情,你才..”


还没说完,嘴已被健群封住了。小彗坐在流理台上,一双美腿慢慢张开。健群一手伸进小彗内衣里,然后拉起小彗的裙子,扯下内裤,把手伸进小彗湿润的小穴里,把淫液均匀涂抹四周,也抹了一些在自己的老二上,便将大肉棒插进小彗的嫩穴,快速地动作着。


“群,你好厉害,把彗干得好爽。”


小彗已是媚眼生波,淫声浪语了。健群把小彗抱下来,要她趴在流理台上,自己从背后插入小彗的阴道。


“嗯….群哥..好棒..喔..”


小彗叫得更加淫荡,也使得健群干得更起劲,最后,两人同时达到高潮。


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496bb.com 加入收藏夹!